元知网
主题 : 德叔叙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7-24  

德叔叙



——他觉得悲恸的是树,
走不动的是那年老的山故;
反而有一丝快乐,他拎着那个旧灯;
或许又会回来,从九江的王龙庙里。

因为这里缺少一个守墓人。
以前记山口道长时,还有些虚妄;
可这里,我的房子,公墓,缺一个守墓人,
就住在我的房子里,饲养他们。

他们那么新鲜,那么顽固,才刚刚出生
或死亡。可大胆地指使他们,不像菩萨
需要供着。他们会将这些树、这些草
玩成动词,阻止他们。他们会玩阴的,

看穿他们!我觉得我叔叔有这样的能力。
他学道不是一天,他的艰难苦恨也不是两天,
但他现在只能看到树悲,天苦,乾坤関;
如果十甘庵的人全死了,我希望他守。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