查看完整版本: [-- 老父记 --]

牧斯文集 -> 诗集 -> 老父记 [打印本页] 登录 -> 注册 -> 回复主题 -> 发表主题

牧斯 2018-03-27 15:01

老父记


发生第一件事没法不发生第二件事。
就说昨晚,好好的在梦中,突然跑进
父亲去世的消息。紧张,反复地忙乎。
其实有一半也知道自己父亲没有问题。
但谁敢反抗呢?在梦中是没法反抗
未确定的事的。一方面感觉自己在房中,
虚汗,扭曲;另一方面自己进入仪式中,
人们聚拢过来,熟悉的,陌生的,灰暗的。
以前模糊的仪规清晰起来,大家沉吟着。
仿佛自己飞快地爬上了那茅草丛生的后山,
那白天也不大敢去的地方,那儿有先祖的坟;
是要先看先祖坟的自向,才能定父亲坟的自向。
我记不住了,混乱一片。这边又快要醒了。
每次只要万分紧张,盗汗四溢,就是自己
快要醒的时候。此梦完全搞乱了前面那个。


查看完整版本: [-- 老父记 --] [-- top --]


Powered by PHPWind v7.5 SP3 Code ©2003-2010 PHPWind
Gzip enabled

You can contact 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