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主题 : 淮南子探渊记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7-12  

淮南子探渊记

肥头大耳地,仰躺在
这杂草丛中。
没有南宫曲没有仙家扰耳,扑鼻,
来倒是来了,他在摇钱树上,
想孵出个什么,竟是忘怀了。

他们在欢快畅想之时,
五六只鹿、三四只小妖,竟是来了。
指蟒为案,指猴为石,自是功夫。
——回复《周易》,又人相;
人倒是会变的,江河不会。

自商以来,周之流变
发生了什么?应是孔、墨上游,
他们就是孔、墨上游的两个人,术攻;
就坐在两团蒲草之上,有如乳白之茅笋。
他们的萌芽之思定是传给了一个短寿之人。

倒是想到了日月、诗歌和数学,臆测到
物与观念,或者两个微粒子的緾绕;
词及物,或者语言间意义的互掘。折枝
为纲,入世,为常;纲常互为,

所谓君臣。但害怕没有了更高标准,
所以便设立“君子”。此乃他山遗子,
遣世可用,便来水目。——在录
《攻王》一目时,在思《异》一节时,
流离,似枝非叶,直蹦而去。

然而,接受过他们的教化的人——
大多数逃难去了。被周王、后来的周王
追赶。当然他们身边的山、树、景物
听得出神入化。风雨、季节出神入化。
在树、在叶、在故在,都能找到根了。

人的思想就这样开始自我固化。
编列族氏,找寻故乡。可是他们两个,
行则化为飞禽;死,则有可能
是两个沼泽。如果上行能找到
一脉涓流,两汪清泉,便是二尊了。
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