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主题 : 听父亲讲他的战友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7-23  

听父亲讲他的战友


去何良红家要爬很高的山,
一班新战士,淬那石头小路;
在山上能感受到那山的威严,
秋禾,秋玉米,秋石旁的山羊,
竟有好几个兄弟,在野外倒水洗澡。

去叶之夏家也是这样,仿佛到了一个高处。
瘠土,旱田——有很多事要做,
他也帮着割冬茅,摘晚饭的菜;
他跟叶之夏兄弟一样,那时还是
一对发育未全的火棍,或者青年松树。

去彭福凑家、李国家就是割禾,有时
李国就是叫他们去割禾的;在好多塅田里
挑大粪。李国的父亲会武功,有
七巧神药——吃后热得他们打滚,
银针直穿他们的胸膛而不会流血。

钟爱铁家、曾郁勇家、谢桂家只是匆匆去过,
那时他们匆忙告别,就要上战场了。
从湛江开往北方的列车就要启动,
遗憾的是他们之后谁都找不着了:
一是没文化,二是不知到底死没死。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