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7-26  

杂咏




其实,全部的历史都没有对错,没有正义
或邪恶。当说邪恶也只是使用了邪恶一词。

全部的人都没有慈悲与善良,没有平等与公平,
当说这个其实就违反这个;当努力那也只是假相。

其实我们所有的:欲望、理想、价值、人性,难免于
不为自己服务;为自己建立起的欲望、理想、价值和人性的圈。

那么怎么才能打破这些呢?当我思考这个打破时,
就失去了那个打破的方法。但,是否要重新树立主义?

这个重新是否定前有的不公正还是它们本来就不公正?
那么前有的那个公正是假的吗?就如特朗普捧着的。

所以要问问事物之外的,粒子,异域,其他智慧体,
今天所看到的……何以救赎?是否就是最终现象?

这些魅力的东西,最高的东西,人类乐于享受的东西,
有时候真不敢夸大我们的品质,尽量艺术乐于这么干。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