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主题 : 题记诗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7-30  

题记诗



以前是特别害怕、敬畏棺材的
觉得它是神圣的、有灵的,
可经这么一折腾……
原来也就是一些木料、老朽,可以像
落水狗一样痛打。
啊,我们丧失了什么呢?
是丧失了来自遥远的文明的声音吗?
是丧失了我们身上仅存的良善吗?
都不是。仅仅是不懂得将这些木料
穿起来的方法,仅仅是不懂得木料
与泥土对话的秘语,
它们与大地,在深处,有爱;
逗留在国家最后的深处。
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