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主题 : 假日记诗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1-03  

假日记诗




鹅毛大雪的夜晚没有一双眼睛,
包括我家乡。
母亲一个人在寂静的山房里生火。
深夜,终于,我陪着她
一同烤火。
两个人在一起屋内顿时暖和起来。
我们谈论少时的事,
她给我煨红薯,和麻糍,
她要我多吃,但我不能多吃。
暂时不提墙上刚刚过去的父亲,
不提肯定是假的,
因为能做的太少。
只能在每日餐前给他斟酒一大饭碗,
比他生前多斟一些。饭多盛一些。
其他的不说了,其间、之后,
干点杂事,喂喂鸡,
到了晚上柴火又睁开了血红的眼睛。
描述
快速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