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知网
级别: 创始人
0楼  发表于: 01-14  

长夜


好像是坝下,又像是大东沅,
好像是上官渡,又像是栾坑;
记不清了,都是相似的山,相似的坡,
牛奶一样的月亮照着我们,
我们经过一个渠水汪汪的渡槽。

我们都有姐姐,头戴苦艾和棕叶,
没有挖到那檵木脚是可惜的;
我觉得我可以一个人穿过那暗区,
但伙伴们觉得要问一下不在的父母,
或者问一下山下的土地神,他能听见。

我们去看一场电影或者挑一担木炭
去卖。我们觉得有一只鸟在追踪我们,
它的叫声像一张黑暗的大幕,即将
笼罩我们。我们是即将挣脱而未挣脱的
那群。另有暗中呐喊和狐假虎威的一群。

我们从那时受到戕害,注定一生惊恐。
长大了也是一事无成,长大了也是长戚辛苦;
事实上,早就有小伙伴掉队先死,
早就有人卷足屈腿,爱着也心灵无救;
活着的于营营中无法和解,那个长夜。
描述
快速回复